官方微信 手機客戶端

左江網

搜索
查看: 726|回復: 0

[文學] 水墨隘江村

[復制鏈接]
跳轉到指定樓層
1
發表于 2019-4-17 11:12:38 | 只看該作者 |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
馬上注冊,結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讓你輕松玩轉社區。

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,沒有帳號?注冊

x
本帖最后由 美麗大新 于 2019-4-17 11:17 編輯

□劉維嘉

  我們從德天跨國大瀑布景區出來,坐上了旅游大巴。旅游大巴沿著彎彎曲曲的延邊公路行駛了20多分鐘,便來到了住宿地---隘江村。我下車后,放眼四望,那獨特的景觀一下子讓我陶醉了。

廣西大新縣碩龍鎮隘江村

  一條鄉村公路從寧靜的村莊穿過,這邊兒是隘江村,那邊兒是歸春河。


  小山村深情地依偎在山坳的懷抱中,又像藏在半個碩大的寶葫蘆里。周邊的山上覆蓋著樹、竹子和灌木,滿眼的翠色欲滴,綠得一塵不染。那翠綠的山巒宛如寶葫蘆的邊緣,里面裝著玉米地、水稻田和菜地。地頭西邊兒,密布著幾十棟三層結構的小樓兒,那白色的墻體,在綠色中格外顯眼兒。


  雨后的青紗帳里,數不清的玉米個個精神氣兒十足,它們用根深深地抓牢了大地,挺直了自己的脊梁。玉米地就像綠色的湖泊,微風拂來,輕輕泛起層層的碧波綠浪,一波才動,另一波又起。玉米已經秀穗了,那粉嫩的、晶瑩的絨絲微笑著從玉米頭頂兒探了出來,霎時飄來縷縷的醇香。緊鄰玉米地的稻田,均勻地生長著半尺多高的水稻,仿佛是一塊塊碩大的綠毯。凝望著稻田,我的眼前忽然浮現出那黃橙橙翻滾的金浪,村民們帶著收獲的喜悅,在田梗間穿梭、收獲和歡笑。


  幾條黃狗在公路上時而追逐著,跑來跑去的,時而臥在路上,不知在想著什么。遠遠看到有車來了,它們就機靈地站起來,躲到馬路邊兒,車過去后,它們又回到馬路上,繼續臥在那里,好在過往的汽車并不多,不會總是驚擾它們。一條黃狗忽然站起來,向山口方向跑去,很快就跑到山口那邊兒停住了,轉過身來,看著這邊兒仍然臥在路上的那個同伴兒,那個同伴兒看到后,稍稍遲疑了一會兒,也迅速起身追了過去。它們聚齊后,不知商量了什么,就繼續沿著公路跑遠了。這里的黃狗很溫順,脾氣也好,從不向生人亂咬亂叫。第二天早上,它們好像感覺到我們將要離開村莊了,就在我們跟前搖著尾巴跑來跑去的。這些通人性的狗,讓隘江村又多了一種生活的滋味兒。


  這里很靜,令人無法形容的那種靜,靜的那么深沉,那么靜謐,就像一股清冽的山泉水,靜得自然、舒暢。當你屏住呼吸,凝神側耳,似乎玉米、水稻的拔節聲兒都能聽到。不遠處,小水塘的水面兒上泛著粼粼波光,在那些光影里,有云、有山、有樹、還有房子。這樣的波光,依然成了靜的光影兒了,原來,靜的光芒也是那樣的透亮啊。那稻田里青蛙的歡歌,歸春河里激流涌動的水聲兒,一下子增添了這種靜的含量和意境,讓這種靜更加富含了廣度和深度。


  我已經感覺到山巒、樹木、莊稼、花草的呼吸了,空氣中浸滿了令人舒適愉快的氣息,沒有一點兒雜質。那久違的、清新的氣息仿佛充滿了綠色,使人更加舒暢了。


  我們住在村南邊兒的紫龍山莊。山莊緊挨著公路和歸春河。山莊的建筑只有兩層,底層是掛著紅燈籠的店鋪,二層是客房,許多樓房的房頂兒和墻壁上、窗戶上爬滿了綠色的植物,類似北京常見的爬山虎。山莊就像一條長長的綠色畫廊,沿著河邊兒,順著公路,從這頭兒一直延伸到那頭兒。


  我住的客房與歸春河相距兩米多,門前的石板路上濕漉漉的。河岸上有一些香蕉樹,綠油油的葉片兒,從莖干上披散開來,從它的頂部彎下來一大串兒青香蕉。還有一顆叫不上名字的樹,樹干從上到下長滿了手指厚的尖刺。在河邊兒的木制欄桿里,均勻地排列著方形木制花池,花池上長著紅色、紫色、粉色、彩色的三角梅,還有叫不上名字的花草,當你打開房門兒,那芳香就會濃濃地灌進了屋里。忽然,飛來一只黃色的大蝴蝶,輕輕地落在了花叢中,落下又飛,飛起又落,盡情地與花相擁,與花相吻。它仿佛讓畫家給精心美容了,那薄薄的黃色翅膀上,描繪著黑色的,美麗的圖案。蝴蝶是天生的舞蹈家,是最美麗的舞者,這里雖然沒有音樂相伴,但它翩翩的舞姿,仍然陶醉了我的心。


  忽然,好幾個小男孩兒拿著釣具來到河邊兒,熟練地忙活一陣子,站在河邊兒垂釣,有用手竿兒的,也有用海竿兒的,看來,他們都是釣魚的老手兒了。身旁的一個當地人說:“這些孩子常來釣魚,天不下雨,河水是清的,能看到河里的魚蝦,他們也會釣到一些小魚。”看著釣魚的孩子們,仿佛看到了少年時代的我,在運河邊兒,在滏陽河畔,拿著針做的釣鉤兒和棉線繩兒,垂釣著少年的歡樂。


  站在河邊兒,只見湍急的河水翻滾著浪花兒向前激進,轟隆隆的聲響宛如動聽的交響樂。那河水是從德天瀑布那里一路奔跑下來的,五公里的路程似乎瞬間即到,就像剛剛參加大型歌舞演出的年輕人,仍然興致勃勃的歡唱著,跳躍著,奔向前方。


  不知何時,蒼天徐徐降下了夜幕,村民的住房已經亮起了燈,燈光從窗戶跑出來,在濕潤的空氣中微微閃動著。那夢幻般的燈光仿佛帶著村民的說笑聲,像潮水那樣,漫過青紗帳,朝著我們涌過來、涌過來。


  夜色里,地里的青蛙、小蟲兒可歡實了,紛紛亮起了歌喉,蛙鳴、蟲鳴一直在山坳里回蕩著,與激流滾滾的河水組成了動聽的弦樂。這樣的樂曲,我已經三十多年沒有聽到了,多么令人羨慕。


  在河邊兒散步,忽然看到眼前有許多小亮點兒,那是螢火蟲在翩翩起舞,仿佛天空里的星星下凡。天越黑,它們越亮。螢火蟲仨一群,倆一伙,忽前忽后,忽上忽下,飛的是那么輕盈,那么歡快,那么浪漫。很想用鏡頭留下它們的倩影,忽然見到有人要給它們拍照,螢火蟲們卻羞澀地隱身了,在鏡頭里再也看不到它們那嬌小可愛的身姿。收起相機,它們馬上現身,仍然在人們眼前跳躍著。


  夜里下起了大雨,雨聲伴隨著河水聲,從門的縫隙中飄到我的床頭,就像催眠曲兒。我頭枕著轟隆隆的河水聲,沙沙的雨聲,不知不覺進入了甜美的夢鄉。


  早晨起來,拉開臥室的門,只見門口兒和門廳有許多積水,是從門口兒潲進來的。雨還在不緊不慢下著,雨點兒不斷潲進門廳。空氣中充滿著水霧,到處濕漉漉的。


   打著雨傘,來到村邊兒,猛然抬頭,只見周圍翠綠的山上繚繞著乳白色的霧氣,那景致如夢、如幻、如詩、如畫。



  仙境般的小山村,那是怎樣的一種美啊,美的那么淳樸,那么溫柔,那么美妙,那么迷人。

  作者簡介:劉維嘉,筆名運河雄鷹。1956年1月生于北京市通州區,崇文區人,祖籍遼寧省新賓滿族自治縣,滿族鑲白旗。系中國散文學會會員。

  賞析:作者來到群山環抱的隘江村,觸景生情,想到了莊稼、水塘、蛙鳴、農舍、云彩、蝴蝶、童年、童趣,表達了作者對農村的愛戀,對北方正在消失的村莊和鄉情的擔憂。贊美隘江村的同時,呼喚人們保護農村,保護農村非物質文化遺產。

來源:中國散文網/大新美天下

發表回復
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聯系客服 關注微信 下載APP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自由篮球